战“疫”追踪:疫情当下,国有资本更应与民营资本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2020-03-13

随着新冠疫情防控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全国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向好趋势,多个省市无新增确诊病例,这场旷日持久的战“疫”终于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逐渐得到控制,而疫情对我国实体经济的深层影响亦逐步显现。在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之下,各行各业在紧抓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有序推进复工复产,为社会经济的平稳运行作出积极贡献。

我国股权投资市场在疫情的冲击下,有哪些举措?政府引导基金、国有机构、民营创投,又面临着哪些问题?清科研究中心将对此进行深入探讨。

战“疫”追踪:疫情当下,国有资本更应与民营资本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疫情现状: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疫情防控复工复产两手抓

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示精神下,各类生产型企业已开始有序复工复产。根据国家发改委在2月24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逐步提高,浙江已超过90%,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已超过70%。作为国民经济的中流砥柱,国有企业在体量、技术水平和抗风险能力上都更具优势,在“战疫”期间带头复工复产:中国企业联合会对中国制造业500强企业复工复产情况进行定向调查结果显示,2月18日至20日的调查时段内国有企业平均返岗率、成员企业开工率、产能利用率分别为等指标明显优于民营企业。具体指标详见表1。

表1 不同所有制企业复工复产情况


企业性质

企业数量(家)

员工返岗率

成员企业开工率

产能利用率

国有

106

70.66%

82.38%

62.19%

民营

236

64.07%

71.86%

57.42%


来源:中国企业联合会调查结果(调查时段2/18-2/20)

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月26日中央企业所属4.8万户子企业复工率为91.7%,扣除按要求延迟复工的企业后复工率达到97.9%。央企、国企充分发挥了其主力军、国家队作用,在其带动下,疫情给生产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在逐渐削弱,企业复工率有了较快回升,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得到强有力支撑。

?物资供应、科研攻关,央企国企全力以赴抗击疫情

为了防控新冠疫情、保障经济平稳运行,央企国企凸显国家队担当,全力以赴保障基础供应、加大业务支持。物资供应方面,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粮油、航空运输等行业央企迅速启动应急响应机制,据国务院国资统计截至2月中旬央企已累计向湖北地区供应汽油18.17万吨、柴油3.86万吨、天然气4.61亿立方米,供电112.79亿千瓦时,供应粮油7,721吨,建设4G/5G基站257个,航空企业执行飞往湖北专项包机达159架次。而面对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央企国资通过转产扩产、多产快产,全力推进医疗物资生产。

科研攻关方面,各行业央企国企发挥所长,共同战“疫”。涉医药央企加快新冠肺炎防治药物的研发,制造业央企快速研制并批量生产平面口罩机、N95口罩机、压条机等设备,而科创领域内央企利用5G技术加持远程会诊、开发疫情管控平台、城市运营指挥中心、智能体温检测系统等,通过技术手段助力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支持复工复产有序进行。

战“疫”追踪:疫情当下,国有资本更应与民营资本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国有企业不仅在关乎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主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据支配地位,也是股权投资行业的重要参与者。近年来,国有资本在我国股权投资行业的渗透率不断提升。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底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仅统计数据)已超过3万只,其中国资背景LP认缴总规模占市场整体募资额的65.3%;而AMAC登记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机构管理人中,国资背景机构管理的基金总认缴规模占全部基金的60.5%。就2019年新募基金而言,完成新一轮募集的2,705只基金中,国资背景LP认缴总规模已占基金总认缴额的70.4%;上述基金的管理人中,国资背景的机构管理基金总认缴规模展全部基金规模的61.3%。

随着国有资本参与股权投资市场程度的不断加深,其已然成为市场重要的资金来源和参与者。疫情影响下,国有资本对国民经济的支持不仅需要在实体经济层面,更需要通过金融工具引导社会资本,以放大国资扶持作用的深度与广度。

图1 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国有资本[1]参与程度

战“疫”追踪:疫情当下,国有资本更应与民营资本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来源:清科研究中心

战“疫”追踪:疫情当下,国有资本更应与民营资本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政策频发,“加强管理,提升效能”将成未来国资监管主基调

随着国有资本参与度的不断提升,国资监管相关政策亦在近期密集出台。清科研究中心认为,“加强管理,提升效能”将成为现阶段国资监管的主基调,亦将成为未来国资参与股权投资市场的主要着力点。

表2 2019年底以来国资监管相关政策梳理


时间

发文机关

文件名称

核心要点

2019.12

国资委

《关于中央企业加强参股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国资发改革规〔2019〕126号)

要求央企加强参股国有股权管理,并强调国资参加股权投资的规范性问题

2020.01

国资委

《有限合伙企业国有权益登记暂行规定》(国资发产权规〔2020〕2号)

进一步规范了产权管理,明确有限合伙企业国有产权占有、变动、注销均需办理相关登记手续

2020.02

财政部

《关于加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提高财政出资效益的通知》(财预〔2020〕7号)

对财政出资设立基金或注资严加审核,并纳入年度预算管理。


来源:清科研究中心根据公开信息整理2020.03

?国资背景LP出资受到严监管,机构募资或难上加难

“资管新规”以来,我国募资市场一直处于紧张局面。而此次国资监管升级,无疑将在短期内加重募资市场的困境。国资LP参与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占有登记、变动登记和注销登记均需要按照出资关系逐级报送国家出资企业,并向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报送相关信息。短期内不但影响国资出资效率,其他LP出资也需要面临更长的登记流程,投资机构的募资效率将受直接影响。

此外,国资LP需要严控非主业投资、严格甄选合作对象,加强价值管理。126号文要求国资LP注重参股投资回报,对满5年未分红、长期亏损或非持续经营的参股企业股权进行价值评估并进行处置;而7号文则强调政府引导基金的使用效能,基金绩效达不到预期效果、投资进度缓慢或资金长期闲置的财政出资可择机退出。基于此,国资LP遴选合作投资机构时更侧重投资效率与收益状况,其出资将更为审慎,对于投资机构而言募资难度亦将进一步加大。

而对于国资背景的基金管理人,“募投管退”压力均将增加:宏观经济下行叠加疫情影响,市场上投资机构出资普遍趋于审慎。结合“加强管理,提升效能”的监管基调,对国有资本基金管理人投前严格尽调审查、投后加强绩效管理,定期评估国有权益并对低效投资采取相应措施等均有要求。因此,国有基金管理人自身未来投资运作效率、投后管理规范程度及参与深度均需提升,退出时点也需要综合考虑投资风险与收益。

因此,清科研究中心认为,在宏观经济下行、疫情爆发和国资严监管的多重叠加下,短时间内募资难的问题将持续传导和蔓延,投资机构弹药欠缺,流入底层初创企业的资金减少,初创企业融资愈发困难。

?疫情冲击下,创业企业现金吃紧,后续融资或成最后一线生机

受疫情影响,民营资本及国资作为LP出资均面临不同程度的困境。民营资本方面,疫期生产经营停滞、现金流吃紧、融资难度加大,大大小小的民营企业、上市公司等在现阶段的首要任务即是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与发展,出资股权投资基金的意愿和能力受到影响。

国资方面,为有效扶持中小微企业,保障经济平稳运行,减税降费、信贷支持相关政策陆续出台,同时大力推动基建投资,因此在财政开支增大收入减少的情况下,其对股权投资领域的支持将受间接影响。政府引导基金受财政预算制约,考虑到长期“弹药”供给问题出资或愈发谨慎;产业背景国资LP短期内将专注主营业务,推动实体经济发展。叠加监管升级影响,国有资本参与股权投资市场的活跃度将因此降低。

除资金方面,目前LP出资流程上也面临着不少现实困难。疫情期间,资金募集过程中的部分现场工作难以进行:例如托管机构在疫情防控阶段尚未正常运营,致使基金管理人无法开立募集账户;或是部分地区强制隔离政策下,U盾划款操作、托管行放款流程、工商变更手续等都受到影响,LP出资无疑会延迟。上述在基金运营管理中出现的实际问题将随着复工的推进逐渐解决,但是对于武汉、湖北以及其他疫情防控较严格地区的基金管理人或LP而言,相关问题在短期内仍将产生困扰。

复工复产虽然在有序推进,但对特定地区、特定行业的企业及其所辐射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来说,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更为深远。短期内企业因防控疫情无法开展生产经营,但仍需负担员工薪酬、厂房租金等固定支出,同时还要面对着违约及偿债压力,生存成为这些企业最为关注的事情。而对于尚处初创期的创业企业而言,盈利欠缺但业务发展和扩张对资金要求较高,疫情冲击下其生存形势更为严峻,若无法获得后续融资,疫情也许会成为压死创业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投资界)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