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120亿港元,施一公联合创办的这家药企,刚刚成功IPO

2020-03-24

3月23日,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B(09969)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每股发行价8.18-8.95港元,首日开盘价9.4港元,开盘即涨超8%,按此市值超120亿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诺诚健华成为了首家在港股市场采用“云敲锣”上市的公司。

由中国科学院院士、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与国家级人才项目专家崔霁松博士联合创立,诺诚健华甫一出世就备受关注。成立不到5年,这家创新医药企业吸引了正心谷创新资本、GIC、三正健康投资、维梧资本、上海建信资本等一众VC/PE机构的投资,旗下已有一款重磅新药即将商业化,有望与全球三大知名药企角逐百亿美金市场。

伴随诺诚健华IPO,施一公这位炙手可热的华人科学巨擘,首次站上了敲钟舞台。

归国创业4年,医药伉俪缔造一个IPO

明星科学家有了“新身份”

在华人科学家回国创业的浪潮中,施一公是标杆性的存在。

施一公1967年出生在河南郑州一个书香之家,1989年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1990年赴美深造,在全美一流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攻读生物物理学及化学博士学位。1997年,因出色的科研能力,他还未完成博士后研究课题就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聘为助理教授。

短短9年,施一公获得普林斯顿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职位,并很快成为美国生物界响当当的人物,他的学术生涯更像是坐了火箭一样迅速攀上高峰。

在美国求学期间,施一公邂逅了挚爱——和他师出同门的学妹赵仁滨。赵仁滨也是一位学霸,1986年以哈尔滨高考理科状元的身份考上清华大学生物系,随后也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但与施一公继续科研不同,毕业后,赵仁滨选择进入产业发展。她2002-2008年在强生公司先后担任高级科学家、研究员和首席科学家,后来又在PPD旗下保诺科技担任药研生物学总监,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研究经验。

面对广阔的事业前景、优越的生活条件,2008年,施一公却作出一个让业界震惊的决定——放弃高达1000万美元的科研资助,并辞去大学终身教授的职位,全职回国。在辗转多个名校之后,回到母校清华大学,并先后出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副校长等职位。

2017年,施一公获得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奖金高达100万美元,表彰他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的重大贡献。

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学会外籍会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身兼数职的施一公在学术方面的成就令人难以企及。如今,他加入创业大军后,迎来首家公司IPO。

值得一提的是,诺诚健华目前的实际控制人,是联合创始人崔霁松和施一公的妻子赵仁滨。

崔霁松同样在制药领域深耕多年。在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完成博士后研究之后,崔霁松加入了默沙东公司担任美国心血管疾病早期开发团队负责人,随后又受PPD邀请,出任旗下保诺科技的CEO兼首席科学官。

融资近20亿元,

施一公夫妇身价超15亿

诺诚健华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13年12月施一公和严知愚合作创立的InnoCare北京诺诚。2017年4月,瑞年投资以5480万元收购InnoCare北京诺诚的全部股权,成为InnoCare北京诺诚的唯一股东。诺诚健华在2016年3月6日将瑞年投资变成其全资子公司,因此诺诚健华间接持有InnoCare北京诺诚的全部股权。

成立至今,诺诚健华累计融资超2亿美元,众多生物医药领域知名VC/PE陪跑,IPO前估值已达62亿元。

2018年2月,诺诚健华获5500万美元融资,由维梧资本Vivo Capital领投,原股东上海建信资本等跟投。2019年1月,诺诚健华完成超1.6亿美元的单笔最大融资,投资方包括正心谷创新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三正健康投资、益普资本、维梧资本Vivo Capital、上海建信资本等。

2020年3月13日,上市前,诺诚健华又引入12位基石投资者,包括维梧资本、正心谷创新资本、Hankang Biotech Fund、妙城集团、Matthews Asia Funds(索罗斯旗下基金)、Rock Springs Capital MasterFund、Tiger Pacific Master Fund、Octagon Investments Master Fund、中国结构调整基金、Orient Sun Rise Global、Athos Asia Event Driven Master Fund、WT Investment。

12家机构合共认购约1.64亿美元股份,按中间价计算,约占发售股份的59.66%,设6个月禁售期。

根据招股书,IPO前,马来西亚籍人Hebert Pang Kee Chan是该公司最大股东,持有16.12%股份;崔霁松及家族持股11.45%,赵仁滨及家族持股15.34%,为第二大股东。虽然作为联合创始人的施一公并不直接持有股份,而按其妻子赵仁滨持股比例计算,施一公夫妇身价超15亿元。

诺诚健华的三股东林利军持股12.08%,曾创立汇添富基金并担任总经理10年之久,随后创立了正心谷创新资本。此外,维梧资本持股8.49%,建信资本等其他投资方共计持股10.79%。

研发投入高昂,一款明星创新药即将上市

角逐全球百亿美金市场

众所周知,创新药的研发周期长,且研发投入非常高。截止目前,诺诚健华尚无药品上市,三年累计亏损金额超12亿元。但能赢得众多资本支持,诺诚健华自然有过人之处。对于新药研发企业来说,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就是团队研发实力和产品管线了。

诺诚健华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发现、开发和商业化用于治疗癌症及自身免疫疾病的Best in Class(同类潜在最佳)或First in Class(首创)药物。

在成立不到5年时间里,诺诚健华已有九款潜力候选药物,产品管线中主要有五款在研产品,分别针对五个不同靶点开发。其中三款产品已经进入临床阶段,另外两款还在临床前阶段。

其中主力产品奥布替尼(ICP-022)是一款潜在Best in Class的新型BTK抑制剂,用于治疗多种B细胞恶性肿瘤及自身免疫性疾病,已于2019年底向中国药监局提交新药上市申请。

招股书显示,全球、中国的BTK抑制剂市场持续增长,预计中国BTK抑制剂市场2019-2023年按复合年增长率89.2%增长,2023年市场规模将达10亿美元。

在全球BTK抑制剂市场中,奥布替尼临床试验进度上仅落后于强生、阿斯利康、百济神州,全球排名第四。全球第一款BTK抑制剂伊布替尼早在2013年就在美国上市,一年内便成为销售额增长最快的抗肿瘤药物之一。2019年,强生在伊布替尼上已经实现80.85亿美元的销售额,较2018年再增长30.3%。

如果奥布替尼在中国获批上市,不仅能为中国众多自身免疫疾病患者带来更多可负担的选择,还有实力与伊布替尼竞争全球近百亿美元的市场份额。

此外,公司特色产品还有ICP-192(泛-FGFR抑制剂),适应症为胆管癌和尿道上皮癌;ICP-105(FGFR4抑制剂),适应症为原发性肝癌。目前全球范围内仅有一款FGFR抑制剂刚刚上市,因此FGFR抑制剂和FGFR4抑制剂的市场潜力也很大。

多条产品管线背后,研发团队也十分豪华。据了解,诺诚健华研发团队超过150名成员,已在中国及全球获得了八项专利授权,并提交了90项专利申请。

“诺诚健华是一家极具创新力的新药创制平台公司,其拥有世界顶级科学家施一公教授和以崔霁松博士为代表的强大高效的创始与管理团队,丰富的产品线及国际水平的临床开发团队,研发管线非常丰富,并且着力解决一系列人类目前面临的疾病难题。”作为诺诚健华C、D轮融资的重要投资方和领投人,正心谷创新资本在本次IPO中作为基石投资者之一继续支持。

作为诺诚健华最早期投资人,建信资本总裁、合伙人苑全红对投资界(ID:pedaily2012)回忆,“在2016年得知崔博士和施一公合作创立了诺诚健华后,我们立即在上海约见了崔博士。首次见面之后,我们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见证了诺诚健华在4年时间里,从一个小办公室里的十几个员工成长到现在的规模。”

在苑全红看来,用4年时间就把一个药物推到上市,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港股中创新药公司不少,但是都以开发能力见长,大部分都是引进国外成熟的优质项目在国内开发。而诺诚健华的核心项目都是自己从头研发的,公司研发高管都有近二十年的新药研发经验,这非常难得。

(投资界)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