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延期退坡、新增购车指标,汽车业真需要新一轮“政策市”?

2020-03-29

车市持续低迷,出台政策促进汽车消费的呼声越来越高。

3月26日,商务部表示,将鼓励各地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出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开展汽车以旧换新等措施,进一步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

目前,已有部分省市出台了鼓励汽车消费的政策,但地方政府力量有限,要挽救整体车市,需要更宏观层面的举措。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以下简称“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如果国家层面没有推出强力的刺激政策,2020年车市下滑的幅度可能进一步加大。

3月18日,商务部消费促进司负责人王斌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提出促进汽车等重点商品消费的措施,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支持引导各地制定奖补政策。

中金公司预测,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大概率将延续至年底,补贴标准与2019年政策相近。

新一轮“政策市”呼之欲出。在经济下行与疫情的双重打击之下,政策能否力挽狂澜,拯救深陷泥潭的车市?

政府出手挽救颓势

一场始于2018年的寒冬尚未迎来暖春,车市又遭遇了疫情重创。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发布的最新一期产销数据显示,2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8.5万辆和31万辆,环比均下降83.9%,同比分别下降79.8%和79.1%。1-2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04.8万辆和223.8万辆,同比分别下降45.8%和42%。其中,乘用车2月产销同比分别下降82.9%和81.7%,高于汽车产销总体降幅。就连曾一路高歌猛进的新能源汽车,也难以幸免地遭遇了“八连降”。

来源:中汽协

3月18日,中汽协副秘书长叶盛基表示,疫情将对一季度汽车行业的运行产生巨大影响,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出台扶持政策,刺激汽车消费。

为挽救颓势,地方政府已相继出手。

3月14日,长沙市发改委宣布,至6月30日,消费者在指定经销商购买上汽大众长沙工厂、长沙比亚迪、广汽三菱、广汽菲克、湖南猎豹等车企生产的车辆,并在长沙上牌落户,可获得裸车价3%的一次性补贴,单车补贴不超过3000元。

更早之前,佛山规定对消费者购买“国六”标准排量汽车给予2000-5000元的资金补助,自3月1日起实施,有效期1年。

不过,只有地方政府出手,力度恐还不够。“促进汽车消费核心在于促私家车普及,才能起到拉动增量的效果。”崔东树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采访时表示,稳定汽车消费需要有针对性拉动首购群体消费的政策出台。

他进一步提出了汽车救市政策的具体建议,包括建议加大汽车限购指标数量、实施购置税减免、新能源车补贴不退坡、实施微型电动车下乡补贴、购车抵个税等。

据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2月8日24时,北京市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350538个有效编码,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417个。也就是说,目前北京有超过335万人有购车意愿,但中签率仅1:522。

在崔东树看来,类似北京的限购城市私车购买需求极其强烈,应该适度放开限购数量,促进消费者购车刚需。

政策的刺激作用有多大?

2009年,国务院曾提出一项惠农政策,对农民报废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换购轻型载货车以及购买1.3升以下排量的微型客车,在当年年底前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补贴共计50亿元。

这就是著名的“汽车下乡”政策。与之同时推出的,还有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购置税减半政策。

得益于这些政策,汽车业呈现高增长态势。中汽协数据显示,2009年汽车产销分别为1379.1万辆和1364.5万辆,同比大幅增长48.3%和46.15%。其中乘用车产销分别为1038.38万辆和1033.13万辆,同比大增54.11%和52.93%。同一年,中国首次成为全世界汽车产销第一大国。

2015年9月30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推出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购置税减半政策。中汽协数据显示,2016年汽车产销双超2800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4.46%和13.65%。

因此,崔东树建议再次实施购置税减半,“从历次效果来看,购置税减半可以获得更多的综合税收,对国家财政和经济也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不过,政策救市能有多大效果难以准确预测。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英态度谨慎:“(政策)有一定作用,但主要是看社会与经济运行恢复正常的节奏。”

此外,这一轮车市萧条是由经济下行和疫情因素叠加所致,与以往政策救市的背景有所不同。崔东树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采访时表示,这次全球疫情对汽车行业影响的严重程度应该是“极其严重、历史上没有过的”。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0日,大众、宝马、奔驰、雷诺、福特、特斯拉等14家车企被迫停产,波及超过100家工厂。随着疫情日益严峻,这一数字或许还将继续增多。

政策推动与自救缺一不可

尽管效果存在不确定性,救市的信号仍然越来越强。

2月28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等23部门联合发文,“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

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容军此前曾表示,摇号措施将关注无车家庭,且更关注家庭成员数更多的家庭,使小客车指标的配置更加精准。

崔东树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采访时,认为这一举措并不会加重交通拥堵,“对于北京这种超大城市而言,多100万辆车没什么问题”。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钟师则认为,“若放开新增汽车额度,即便只对新能源汽车放开,客观上也必然会导致城市交通堵上加堵”。

另一个呼声最高的政策是“新能源补贴不退坡”。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协主席万钢在2020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建议,2020年底前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不再退坡。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随后表示:“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今年7月不会大幅退坡。”

这个消息无疑给了新能源车企更多“遐想的空间”。但也有业内人士担心,政府干预市场甚至修改规则将不利于市场长期成长与运行。钟师向未来汽车日报表示,补贴退坡是件很严肃的既定政策,不宜朝令夕改,建议采取其他临时性财政支持措施。

相比依赖于政策刺激,车企的自救能力显得更为重要。

事实上,各大车企已开启自救模式,线上直播卖车正是其中之一。巨量引擎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已有近5000家车企、经销商在抖音开通了直播权限,懂车帝直播经销商数量近5000家,累计直播场次超8万场,每天直播观看人数近千万。

中国汽车品牌联合会副会长汪新亭则认为,车市复苏需要合力,政策推手与自生力量缺一不可。

(投资界)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