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观察:疫情加速医保上线,互联网医疗仍面临“最后一公里”

2020-04-03

“疫情期间不能出门,通过互联网购药非常方便、快捷。”

打开购药App,上传处方照片,医生电话确诊……梁达坂成功购买到治疗皮肤疾病的处方药,两天后,药品送到家门口的快递柜。“在医院初诊时,医生告诉我要连续吃2个月的药,但处方药只能先开一个疗程,我的药刚好是在春节假期后吃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梁达坂不敢去医院,通过的朋友介绍,他尝试在线上买处方药。

特殊时期,像梁达坂一样尝试使用互联网医疗服务的人并不在少数。易观千帆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互联网在线问诊领域独立APP日活最高峰达到了671.2万人,医药电商活跃人数峰值达到148.21万。这场疫情催化了在线医保等相关的政策出台,加速互联网医疗走向普及。

政策利好,网上看病也能医保报销

2020年3月2日,国家医保局、国家卫健委两部发布《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互联网医疗机构可以为参保人在线开具电子处方,线下采取多种方式灵活配药,参保人可享受医保支付待遇。

3月5日,“互联网医疗”被首次纳入中央级医保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指出,将符合条件的医药机构纳入医保协议管理范围,支持“互联网+医疗”等新服务模式的发展。根据上述政策要求,参保人在互联网诊疗及购药过程中产生的费用,都可以在线通过医保结算。

疫情期间首当其冲的湖北武汉市,为保障慢性病患者的药品需求,市医保局引入互联网医院,并助力医保上线。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是武汉首家接入线上医保的互联网医院,参保人员信息经过核实后,在线问诊,购药及医保报销将自动进行医保结算。

随着“互联网+医保”政策的接连出台,互联网医疗的活力进一步激发,患者的就医观念也在不断发生改变。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在2020年出版的第六期《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称,武汉针对门诊重症慢病患者的需求,每日纳入医保支付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费用超过1300单,向定点零售药店流转处方超过1100单。

药房网商城创始人钟毅坦言,相关政策的推进,对医院、医生、患者、药品生产以及医药电商等而言都是重大利好,互联网医疗接入医保等政策,是“互联网+医疗”全面落地的必要条件。“我国的老年人,部分慢性病和重症患者就医用药频率高,都需要医保来缓解就医压力。此外,在线医保可以利用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通过溯源来保证药品质量,并杜绝骗保行为。”

在政策与流量加持下,互联网医疗走上扩容道路。 紧随湖北之后,医保电子凭证已在河北、吉林、黑龙江、上海、福建、山东、广东等省(市)的部分城市试点运行。3月25日,叮当快药在深圳地区率先推出“医保到家”服务,通过微信公众号的医药商城,市民可在医保药品专区选择药品后通过医保结算。

“以前我只有不方便去医院的时候,才会选择在线购药。”在深圳工作的章淼表示,现在线上购药也能通过医保报销,今后会更倾向使用更加方便快捷的线上购药平台。

贾莉的母亲生活在陕西省宝鸡市,因患有糖尿病需要长期服药。为减轻负担,一年前,贾莉开始在互联网医院购药。在得知陕西省12家三级医院的互联网诊疗服务将纳入医保结算体系后,贾莉十分高兴,“如果线上医保能够正常使用,我每年为母亲购药所花费用将减少很多,同时可以节约更多时间,对上班族来说,网上报销流程比线下更加便捷。”

“互联网+医疗”亟待打通“最后一公里”

医保报销问题一直被认为是互联网医疗革命的“最后一公里”,尽管政策趋向有利于行业发展,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仍有壁垒需要打破。

甘肃省兰州市某三甲医院的外科主治医生陈晓月表示,互联网的介入,使得分级诊疗服务加速,提高了医疗资源使用效率。但疫情之后,诸多乐观预测不一定能在短期内得以实现。

“线上政策在2014年发布的《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就有所提及,各省市执行和推广差异较大,线上、线下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存在差距。互联网医疗接入医保等政策,从试点到全国普及还需要时间,还需要政府部门、医院、药厂和医药电商平台等之间做好配合。”

丁香医生后台数据显示,相比国内疫情最严重时段,在线问诊数量有明显下降。丁香园创始人、董事长李天天表示,线上医保等政策的出台,更多的是利好行业,但不等于利好具体企业。“首先难解决是异地医保结算问题。现在的政策,上海的患者只能使用上海某家医院的线上互联网平台才能报销。这大大限制了互联网‘服务无边界’的优势,互联网公司不太可能在全国每个地区、每个医院都建一个平台。”

钟毅指出,由于各个省市医保系统不统一,相关服务企业需要逐一对接,这就制约了医保上线的速度和规模。“目前,具有线上医保资质的医院都是非民营的,互联网第三方药品交易平台无法作为申请医保结算的主体,需要实体药房申请,审核周期较长,这使得在线医保在全国范围内无法快速普及。”

钟毅希望,将来垂直医药电商平台也能被纳入申请医保结算的主体。目前,药房网试图与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联合搭建合作平台,为后续的医保上线做准备。他建议,在政府监管之下,建立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流转国家统一平台和医保结算统一平台,各地医药电商只需对接具有医保在线报销资格第三方平台,这样患者就可以随时随地利用医保购药,不仅可以降低医保部门的管理成本,还能加强线上医疗的风险控制。

尽管“互联网+医保”发展需要时间,但众海投资投资副总裁陈冬东提醒:“医保上线以及一系列涉医药研发、流通等政策的出台,会一定程度上重构医药行业格局。”他认为,有创新能力的企业会得到资源倾斜,从而真正受益。

“医保上线将带来的不仅是支付方式的改变,相应的付费机制、诊疗数据的挖掘、资源的配置等,也有机会进一步改变现有格局。而在中国,这一改变会在政府的积极引导下发生。相关企业、机构应积极顺应政策,同时在市场化方面做出合理布局,运用优化的模式为医保提供市场化补充,运用技术手段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和数据价值的放大。” 陈冬东说。  

(证券时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